Skip links

【藝評】李依恬|一段童年不堪經驗淬煉女性生命力

文|姚詠中 2021.01.11

身長在一個充滿愛的家庭中,卻有一段不堪回首的經驗,李依恬在孩童時期,遭遇一位親戚性騷擾經驗,在還沒有感受到青春期所帶來的少女體驗,就提前步入了一段擾人卻又恐懼的過程。日漸成長,開始對自我的身體產生恐懼與厭惡,隨著生命經驗的積累下,逐漸意識到不論是身體或心靈,對「性」開始產生好奇,夾雜了恐懼、焦慮和不安定的情感,也對於李依恬產生情慾的矛盾心理狀態。在這樣的心理狀態下,李依恬明白需要一個出口,需要透過一種方式解放或救贖,他高中開始進入復興美工學習,透過繪畫的創作,將個人對情慾的矛盾情感宣洩,也同時藉由創作,讓李依恬脫離世界所帶來的紛擾,他將紙張的世界中轉正個人的負面情感,同時找回對世界和自我的認同性。

李依恬將創作主題「慾望」作為核心命題,主要是希望能從自身的角度,切入慾望之產生過程,並且藉由正向的思維模式,來探討自我對情慾所產生的不安定感,以此來擺脫困擾多年的恐懼及焦慮感,並將此情緒抒發於繪畫創作中,達到昇華之作用。讓內在的情緒和慾望轉化成藝術表現,使壓抑的慾望得到滿足,同時也讓與李依恬擁有共同經驗的觀賞者可以透過藝術品,將個人情感投射至作品上,去領悟作品潛在的訊息獲得無意識滿足,藉此淨化內心的不舒適感,取得平衡關係達到共鳴效應。

從大二的第一件作品〈縫—童年〉以自己的為主的作品雛形呈現,將「縫」的方式隱藏著既內在的秘密,逐漸成形,進研究所之後,2012 年至 2014 年期間,李依恬創作了〈縫─拒聽〉以及〈縫─童年〉,嘗試將自身的故事融入到繪畫之中,將自己轉換為創作主體,並藉由藝術創作,宣洩害怕說出實情後所帶來的恐懼,及心境上的矛盾狀態,使內心達到平衡找回理性的思緒。

2015~2017 年,李依恬的〈驚異之旅〉〈枝頭蓓蕾〉系列,以 XY 染色體外圍的重複性符號,以過往的經驗闡述未成年的少男、少女,對夜來香散發香氣的誘惑產生魅力,並以虎刺梅、紫丁香等的符號語彙,在創作中透露了不可侵犯的季節意象。其花全株有毒,亦意味著是一種非常懂得自衛的植物,並擷取其花語「自衛」、

「防人之心不可無」。在同時叮囑危險處處的同時,也不忘保有期望愛情的一面,丁香花的純真無邪、初戀、謙遜、憂愁思念等意涵,似乎在述說著依舊擁有女性情懷的李依恬,對於身為女人對愛情的渴望以及暗結同心的希望。

邁入成熟少女的李依恬創作的本質更臻成熟,2020 年的創作:【生—藍蓮花ISheng(Birth & Life): Blue Lotus FlowerI】運用複合媒材:膠彩、壓克力彩、碳酸鈣、亮粉、雲母粉、麻紙、木板、仿麂皮布,完成了 43 公分正方形的作品,並以〈生〉系列的作品,作為 2020 年開始的新系列,此系列的創作也是由李依恬生命經驗作為起點、延伸並更深入自我剖解與體悟。

2020 年對世界上的所有人而言,是一個恐懼驚慌且不安的一個年份,這一年,因為疫情的影響,世界上的許多人失去了自己心愛之人,加速經歷人生巨變。在面對如此沈重不堪也無奈,不知道世界會變成如何的景象,人人心中焦慮擔憂也糾結,不平靜的社會大環境與氛圍下,李依恬試圖透過傳說中象徵重生、自由脫俗的藍蓮花作為媒介,傳遞「我們無法改變過去,那就接受、放下,並創造新的未來,重新開始」。無論世界上發生什麼事,人生還是會繼續,期許每個人保持身心靈像蓮花一般。在李依恬的作品,可以嗅得出正面花朵般綻放的正面能量,此外,李依恬試圖藉由文字解構,來重構觀世音菩薩六字大明咒「唵嘛呢叭咪吽」的意義,形成去閱讀性的連續性符號,佈滿畫框與作品之中。使畫作延續至框上,讓框不再僅僅是附加的形式或精緻的裝飾品。

另一件作品【生—起點I Sheng(Birth & Life)-Starting PointI】以膠彩、壓克力彩、碳酸鈣、亮粉、雲母粉、狀紙、木板等複合媒材,做了件較大號的作品(Ø 108cm)。這件作品是延伸 2015 年大四的作品〈枝頭蓓蕾〉的展延,李依恬以為自己已經走出了長達七年的性騷擾經驗狀況下,而起心動念的創作。過程中,心情卻是無比沈重,本以為過去的境已隨風而逝,原來還是深烙在心中某一處……五年後,2020 年,李依恬又動起同樣的念頭,審視自己發現有了不同的心境後,轉念而畫。首件將佛教概念入畫,以風信子(象徵著死亡,重生)做為引子,做成四生(胎生、卵生、濕生、化生),六道(天道、人道、阿修羅、畜牲、餓鬼、地獄),不斷的輪迴再輪迴。沈重且不安的經驗,透過藝術創作治療了內心的禁錮,釋放了自己心靈的殘缺,也淨化自己心中殘留猥褻的一面,領悟到作品潛在的訊息獲得無意識的滿足。深信,沒有跨不出的一步,貪嗔痴慢或極度陰暗面,只要放下,救贖自己,才能夠面對未來!

就如同李依恬心中的信念:人生無法重來,但可以選擇新的生活方式,重新開始!

今年 29 歲的李依恬,創作轉折已經不再是為了自己,以自己作為主軸的出發點,而是轉化成與自我本身能與大眾體認產生共鳴,不再僅是自我療癒,更要當發聲筒的媒介與世界結合。李依恬將過往的一切以作品鋪成了出來,作品中走出過往悲痛而轉念為豁然開朗與浴火鳳凰再生之存在心態,並開啟覺知。李依恬挖掘人生中所遇到的各種苦、瓶頸,當完成了對立面的學習,悲就不見了,慈就油然而生取而代之,就會有更高的視野找到出口。

李依恬深信,人都可以放下過去重新再開始。

Articles

Related Posts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