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links

文/李君毅、蕭博駿

作為世界上生命存在的重要物質,水自古以來就具有豐富多樣的文化意涵;而在中華文明的歷史長流中,積累了各種各樣關於水的智慧結晶。譬如老子認為水乃「至柔至剛」,同時又有「上善若水」的比喻,孔子則提出「知者樂水,仁者樂山」的說法。歷代的文人墨客也酷愛以水為題發揮創作想像,如四大奇書的《水滸傳》與著名詞牌《水調歌頭》,皆是膾炙人口而千古傳誦。在繪畫藝術方面,東亞文化圈一直秉承「水墨」至上的傳統,並且以「山水」作為最主要的創作題材;畫家在表現自然景觀時可謂無水不歡,畫面上不可或缺溪瀑流水或水氣雲霧。中國畫史中也有像南宋馬遠那般,專門針對無色無形卻變化萬端的水,窮理盡性地繪成十二種景象意境各異的《水圖》。水這個題材即便到了當下此刻,仍然持續賦予藝術家無窮創意發想的可能。參與是次展覽的五位臺灣年青藝術家就是特別以水作為創作發端,她們通過個人的思考理解與感知體悟,運用各自擅長的形式內容及技巧風格,展現出叫人不禁讚嘆「水啦」的藝術面貌。 

陳肇珮的複合媒材作品以自身生活經驗出發,日常面對的人事景物提供她源源不絕的創作靈感,使其在游山玩水的輕鬆步調中隨手拈來,利用現成物與水墨速寫的相互配置,組構成生命流動軌跡的私密圖譜。童年的生活點滴則是羅婕創作的源頭活水,她把傳統工筆跟閨秀繡藝巧妙結合,創構一幕幕色彩繽紛的夢幻美境,表面上充滿了孩提時溫馨喜悅的甜美滋味,其實卻隱隱流露似水流年的絲絲愁緒。陳紀安的畫作一直關注人與環境的議題,從小城生活刨冰消暑到地球暖化冰山溶解等不同場景,形形色色荒誕矛盾的圖像經過她精心鋪排以及繪製,營造出由快感與憂思交織而成鏡花水月的浮世風情。長期鑽研立體空間光影效果的許宸家,她的近作採用華麗纖柔的緞帶纏捲堆置在肌理造形豐富的畫面上,而借助燈光照明除了增添書寫性線條的動態美感外,似乎也折射其內心舞水弄影般流變虛幻的情感世界。張芷蓁則通過紙上疊染墨色與縫綴絲線的反覆操作,探索表現自身精神意識或形體表徵的種種可能,猶如同質異態的冰水雲霧可交相游移轉換,她的抽象性作品足以引發觀者聯翩浮想。

Articles

Related Posts

None found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