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links

【藝評|蕭博駿】李君毅:「水墨燈火傳承:蕭博駿的藝術新創」

須彌幻境:CHUN 2022 F/W 蕭博駿個展》畫冊序文
撰文| 李君毅

最近終於辭去國立師範大學美術系的教職,往後得以專心一致於水墨創作的人生志業。回想從美國返臺至今十來年的教學工作,雖然因為佔用了不少創作時間而令我常感苦惱,但能看到學生在他們的藝術道路上有所成長,心裡又有著滿滿的喜悅和欣慰。被我教導過的眾多師大學生中,蕭博駿可說是跟我最為投緣,而且在藝術創作上表現最為亮眼的一位。


▲蕭博駿|太湖時尚26|礦物顏料、金屬箔泥、絹本|100x80cm|2022

▲蕭博駿|太湖時尚27|礦物顏料、金屬箔泥、絹本|100x80cm|2022

跟其他的師大學生很不相同,蕭博駿並沒有受到保守封閉的學院體制所束縛,他在研究所碩博班的七、八年間,嘗試探索當代水墨多元性的媒材技法,並且為了開闊眼界而到北京中央美術學院交換學習,同時遠赴敦煌研究院美術研究所觀摩訪問。他把豐富多樣的藝術養分消化吸收,同時通過積極進取的力鑽研,逐步發展出個人獨創的水墨風格。蕭博駿的作品結合了敦煌莫高窟壁畫的佛教圖像、中國江南園林造景或文人雅石清供的文化圖騰,以至時尚名牌奢侈商品的流行符號等諸種視覺元素,意圖揭示當代人在精神追求和物質崇拜的現實矛盾中,如何摸索探尋生命價值的自我實現。關於藝術創作媒材技法的運用,他在水墨工筆的基礎上強化礦物顏料的色彩效果,甚至時而採以立體造型的裝置形式,表現出既帶有傳統水墨韻味又充滿當代潮流美感的新創風格。不過其表面豐富繽紛而華麗炫目的畫面背後,其實隱含著蕭博駿對於當代過度商業化社會的種種疑慮;譬如近期完成的《殘忍的美麗》系列,他基於悲天憫人的宗教情懷,提出了個人對消費主義和流行文化的深刻反思,從而賦予作品一種頗為耐人尋味的諷世寓意。在充斥著唯西方價值取向是從的台灣藝壇上,蕭博駿以富於當代審美意趣的水墨創作,如異軍突起般顯露出崢嶸頭角,成為備受各界注目的代表性年青藝術家。


▲蕭博駿|殘忍的美麗9|礦物顏料、金屬箔泥、絹本|65x53cm|
2018


▲蕭博駿|殘忍的美麗10|礦物顏料、金屬箔泥、絹本|91×61.5cm|2018


▲蕭博駿|殘忍的美麗16|礦物顏料、金屬箔泥、絹本|65x53cm|2018

今年四月為了慶祝恩師劉國松九秩大壽,我特別在師大德群畫廊策劃了一個題為「開拓當代水墨之路」的藝術文獻展,其中設有專櫃展示他和朱德群的師生情誼。從早年師大時期朱德群相贈畫箱畫具給學生的關愛扶持,到後來劉國松邀請老師出任香港中文大學藝術系校外評審的尊師重道,他們之間的交往多有讓人銘心感動的地方,足可成為傳頌後世的藝林佳話。記得多年前朱德群獲頒法蘭西藝術院士的尊銜後,在一次接受記者訪問時提到劉國松,他稱讚說:「沒有狀元老師,只有狀元學生!」我也藉此序文把這句話送給蕭博駿,期許他能在藝術創作的漫長歷程中,持續不斷地奮進努力並能更上層樓,為水墨的燈火傳承作出卓越的貢獻。

 

Articles

Related Posts

None found

留下評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