Skip links

【藝評】走跳台灣島岩間的後文人山水──探看柯驎晏創作

李振明/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博士生導師

正在國立臺灣師範大學從事水墨創作博士研究的柯驎晏,除了在學院殿堂的學習,以及專業的學術研究領域,頗為用心投入之外,課餘活脫像個碧海藍天下的小巨人,四處走跳在台灣的濱海島岩與潟湖亂石之間。積極活躍的他,為了能夠開發打造出一片屬於自己的創作天地,總是不辭勞苦到處奔波,試圖尋覓潛藏於這一塊土地的夢幻靈光,得以實現年少以來追求的夢想。他追逐風也追逐太陽,在夢幻與現實之間,找尋那交會時互放的光亮,冀望建構出具個人獨特辨識度的繪畫創作風格。

如今終能築夢踏實,就在原先傳統「水墨山水」的母題之下,另闢蹊徑躍脫開展屬於自己的一方天地,營造出時尚的「後文人山水」韻味,同時也曖曖內含光地蘊涵著屬於這塊土地特有的地氣,老梅綠石槽火山熔岩抬升作用形成的波浪狀礁石,在初春佈滿綠色海藻的景象,是他發想的初端,台灣北部海岸礁岩的現況以及心繫台灣生態環境人士在乎關切的藻礁議題,在在醞釀出他的水墨新符碼。從原有的「水墨山水」這個符號系統中,透過系譜軸的選擇與替換,予以重新的排列與組合,另立毗鄰軸以形成新的指涉意義。如此透過符號語彙的拼貼轉換,關心詮釋社會現象並且架構出個人獨特的風格樣貌,形塑水墨新符碼的符號系統,引發觀者對在地生活空間產生關愛,從而產生美感。

柯驎晏的「後文人山水」呈現出後現代文本交錯的運用,採取具有隱喻的手法,突破傳統水墨空間的處理模式。其非邏輯圖式的構圖,是嵌鑲式的、同時性的併置與錯接。只要符合文本結構的需要,圖像綴合並置,衍發新語符,呈現異質共存的畫面,延異出一種有意味的形式。而創作的作品再透過觀者自我意識的解讀,體察其中衍生的微妙意涵。

東方傳統水墨形式當中的留白表現,固然是一種可能,水墨畫面裡海天一色Tiffany藍的充漾開闊,其時尚韻味似乎也並沒有什麼違和感,反倒呈現出另一派的歡喜愉悅。禪機十牛圖,得牛之後的空無,固然是一番境界;一派自然返還本源的山還是山、水還是水,又何嘗不也是遍歷重返後的另一番境界。山水還是山水,而依然的山水,或許已然是他般的自然。柯驎晏水墨創作的〈望幽日常〉(圖1)、〈極淨海岸〉、〈龍洞的幾種玩法〉(圖2)、〈一葦渡江〉等等這一《天天天藍》系列的作品,除了呈顯著柯驎晏式的自然景致外,戲謔藏匿於蔚藍海洋與島礁、草原間的諧趣幽雅,則猶待有心的閱觀者,深入秘境細細品賞!

   

圖 1 柯驎晏,《望幽日常》,2021,水墨紙本,240×66cm,左─全圖,右─局部圖

具備有著如同於傳統文人身份之高級知識份子的博士研究學歷,意圖透過學術人的視野去觀看外在世界,並投入繪畫的創作。這樣的後文人思維,似乎已不再全然相同於文人畫的意蘊。陳師曾於〈文人畫之價值〉文中謂:「何謂文人畫?即畫中帶有文人之性質,含有文人之趣味,不在畫中考究藝術上之工夫,必須於畫外看出許多文人之感想,此之所謂文人畫。」那來自學院體系養成的「藝術上之工夫」豈是必然的包袱框限,它也可以是當代知識人創作藝術的基本功底蘊,而知識的助力,或許更能延異出深刻的文化向度。當代水墨創作者們所處的後現代文化語境,本質上並無意對水墨發展脈絡進行顛覆或反動,而是一種對於文人繪畫的解構與再探討。是表達創作者自身面對當代情境、後現代文化浪潮的某種對話或書寫,於其面對當代問題時,水墨的重新定位以及創作者身份認知的多重與複合。

圖 2 柯驎晏,《龍洞的幾種玩法》, 2021,水墨紙本,69×69cm

他們希望走出舊時文人的框限,不再將繪畫創作桎梏於為文寫書之餘的遣興之作,肯定繪畫藝術本身就是一種可敬的專業。入世的社會參與取代出世的隱遁自修,知識性、思想性、學術性的積澱與開發,自然轉化成為繪畫的內涵而不再將其壓抑,也不再總是堅持寧拙勿巧的信念。其透過「意象組構式」的創作,將原有意義卸置、轉載,衍發出新語符,用以對應當下生活的種種映射。

在進入二十一世紀初的當下,多元的尊重與並陳,成為普遍的文化信念。當代水墨創作的形式,雖仍架接既有的系譜軸,然而表述的語法與手段已然跨越藩籬,並力圖打破原先較為封閉的鋪陳系統,當代藝術新領域的多元消解,在跨域融合、並陳混搭下,最終為觀眾開創衍生出更廣泛、更寬闊的審美參與空間。

當下的後文人勇於凸出個人自我價值,敢於破除外在規範的框限,重視自我的實踐與完成,充分展現個人的獨特性。個人獨特性語符的強調,已非離經叛道違逆師承之惡愆,卻是可貴的識別(Identity)之必須。而這個生發演繹,柯驎晏並非一蹴即成,大學時期,在國立台灣藝術大學書畫系淬鍊出紮實的基礎功,並以第一名的成績畢業後,進入國立臺灣師範大學美術學系的碩士班進修,在取得學位後又再攻讀水墨創作博士班。此間不斷從事著各類水墨風格的再演練,試探開拓水墨新語符的可能性。最後藉著國畫和膠彩共同介質──傳統明膠(動物膠Animal glue)的水性擴散特質,開發水墨暈染技法的另類可能。

圖 3 柯驎晏,《宇宙》,2019,水墨紙本

柯驎晏在不斷的嘗試中,尋找合於自己創作題材的新符碼。因為新的繪畫創作風格,也需要有新的形式語言的相應和,這當中的試探,往往是需要帶著冒險性去開創的。在柯驎晏的諸多探討實驗中,由於作品生發過程的不同緣起,自然也衍生各自不同的內涵與外延,如較早的《蚵仔正傳》(圖3)、《羅漢物語》系列等。柯驎晏尋求以自身的言說方式,探索水墨進入當代的種種可能性,而這些努力,實際上都曾經在實驗與試探中沉澱並留下成績。期望經由己身的實證經驗,透過不受限的多重觀看視野,凝念觀照、靜思以自得,藉以建構個人獨特且得以具足圓滿的藝術特色,來延異更為寬廣的水墨藝術表現範疇。

 

 

2021/6/6

Articles

留下評論